三连休之后

上个月真的太惨了。

心寒胜天凉,真的不是吹的。四面楚歌,天天加班,完了还不算还要写始末书给甲方装孙子。那也没办法,毕竟错在自己方。

所以抛开那些操蛋事情不去说,剩下这几个三连休过得还行。

平成最后的三连休接着来,不过也可能是这种三连休太消耗精神力,就有人受不了要跳轨了。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新小岩。新小岩似乎是我刚来日本那年8月份一次严重的人身事故一举成为自杀胜地,名声在外胜过富士山山腰上的树海。

自杀的人惋惜是惋惜,毕竟生前都是自己弱小但也无力去抗争,日本这个社会是对弱者极不友好甚至残忍的。之前古典部第一部《冰果》就说得很好,如果你不变得强大,终有一天当狼们要分你这块兔子肉时你连愤怒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所以问题原因根本不是设置几条咨询热线搞几个养眼的风景啊猫狗啊,把天窗的玻璃换成蓝色啊,设置月台门啊之类的能解决的。但日本人骨子里这种没有主动性害怕担责大事化小和稀泥的劣根性就是不去解决。

所以弱者只会选择这种方式来向社会发出自己的怒号。所以对这种怒号我也只能回一句操你妈的能不能别在我上班和加班完了怒火中烧的时候跳。可惜死了的人无法出声,不然他们会回一句操你妈的老子受尽折磨时你们在哪一个个的人模狗样做出来的事情都是畜生。所以呢?我操了日本国他妈。

说过了晦气的事情,说说连休中的愉快的部分。很久没跟朋友联机打游戏了,这几个礼拜一直在连帝国时代2HD战得不亦乐乎。虽说是打电脑,但也打得是有胜有负难舍难分,常常意识到时就天亮了。

还有就是好友难得一聚,一起喝一杯倒倒苦水互相扶持,这种机会也是难得。

有幸自己有缘认识这群可爱的朋友。没有他们我可能撑不到今天。

但每次这么聚一次都给我一种感觉,快了,带我回家,我想找回我丢失的东西,然后收拾收拾重新出发。我在一边划掉日历上的日子一边倒数着回去的日子。大概不会太远,心里还有些欣喜。

下周开始又是各种装孙子,各种样式变更,各种操了甲方的亲妈的骂声。

谁让你穷呢?正面杠啊。(鬼叫你穷咩顶硬上啊!)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