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冬初的一点唠叨

9月底以来一直没有写过博客,自从大学接受报名以来就一直在忙大学的入学材料筹备.直到最近第一志愿大学的合格通知发下来才渐渐腾出时间来处理自己的私事,也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重新审视自己。


明治大学 合格发表

10月份关西旅行回来后就一直在准备志愿理由书,月中青山学院大学的材料筛选结果发表,枉我急行千里快马加鞭特地跑去


涉谷那种群魔乱舞的地方

去投放志愿材料居然还没中,嘛,其实这也是预料中的结果,倒不如说是没中什么的简直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地帮大忙了。然后TOEIC的成绩下来了,只能说考得实在不怎么样。不过既然这成绩跟要报考的大学没关系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最后月底,很神奇地受邀陪附近高中的漫研会同好去秋叶原扫货,当晚回家收到了不久之前托家里人寄过来的国内家里自己房间大床的被单套装,上面还有熟悉的味道,只是稍微那么嗅了一下结果差点感动得哭出来,不禁回想起09年那个无拘无束的自由岁月。

说起来月底还是高中时代的兄弟,一起爬过山,逃过学,罚过站的哥们的生日,这混蛋先我一步脱团,然后步入大学后终于如愿以偿地从男孩进化成男人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所以从实用性的角度出发我送了他一盒计生用品,嗯,列位看官都懂的这里就不说了。(话说使用后的感觉还没听他说过呢,要是好用的话以后我就用这个牌子了哼哼哼)

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话,比如在便利店上班上到一半鼻血就哗啦啦地流出来把客人吓了一跳之类的,那段时间从关西回来没多久,睡眠不足和饮食不均衡导致上火,火气还特别大。可是,无论哪家药店都没有销售相应的药,更哭笑不得的是,根本没办法跟日本人解释上火是个什么东西。或者说是不知道多久以前,那是一个寒冷的早晨,我在街上的自动贩卖机上买了一瓶绫鹰,没想到钱投进去按下按钮后贩卖机耍赖不交货。我,自以为是个教养人,怎可以做出摇晃或踢打贩卖机的行为呢?但是150块已经投进去了,这钱我不能白花呀。就算钱退不回来我也要好好说负责人一顿。于是就这么想着我拨通了客服的电话,客服妹子那甜美的声音一瞬间就把我那股怨气给解消 了,还答应把商品的钱款用代金券的形式邮寄给我。当然这件事我很快就忘了,不是收到一张莫名其妙的代金券的话我还真想不起来原来我很久很久以前被一架自动贩卖机给坑了。如今我也依然时不时在这台自动贩卖机上买乐倍,只是每逢买绫鹰不出货的时候都得劳驾弯下腰去手动把饮料从机器里拨下来。

其实10月份还有件事,而且是在搬家前发生的,只是那件事实在太恶心,不想具体描写。是关于好基友脱团搬走后遗留下来的土豆在厨房洗碗池下面的柜子里……的事。嗯,太恶心了,还是不要写出来算了。


虫族三级母巢

截止到11月1日,志愿理由书的事才算告一段落,回想起来真是惊心动魄的一段日子。为了写那几份草草两千字不到的理由书,动员了上到班主任下到参考书谷歌娘中二饮料乐倍的一切资源。不是亲身经历的人根本无法体会,那种赶了一夜的文章看了一眼右下角时间发现离上课不到3个小时,望窗外日出东方,泪流满面的被虐后的快感。(班主任:喂给我好好上课啊笨蛋)至于第二天买去考试的巴士票忘了带钱结果让售票员白忙活什么的我会说么。


乐倍之夜

奋战后

新小岩之晨

虽说报考工作结束了,但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了,紧接着就是关西学院大学的入学考试,在这之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关西啊……心中某处又开始隐隐作痛。其实所谓的准备,倒也没有特地去干什么大事。面试的时候可能会问到的问题之类的,写是试着写了一下,问题是真的到了那个状态,能不能说出来还是个问题。明知可能是无用功,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一一作了对策。

考试前一天,我去了文化中心给学校的韩国料理启姬咪(音译,韩国糊塌子,我去这名字…… )小摊帮手。作为答谢免费吃了好多好多的启姬咪。倒是室友那家伙睡到晚饭时间才起来,俗话说得好,不劳动者不得食,这家伙却只管睡个美美的觉起来不但有学校请下馆子还有满载班主任老师的爱的韩国糊塌子(不行,我受不了了我必须严正吐槽这个译名)。嘛,无所谓啦,反正我吃得比较多(活该长膘了找不着媳妇儿,哈哈哈)。


某韩国的糊塌子

11月11日是一年一度的光棍节,这个年轻的节日表达了年轻单身男女们对自己的乐观的调侃和对未来的美好愿景(虽然所到之处人人喊烧……),然而这跟我要说的完全没关系,因为对于漂泊东瀛的浪人们来说,这一天是决定生死的2012年第二回EJU日本留学试验实施的宿命决斗之日,然而这要跟我说的依然没有关系(你给我适可而止啊混蛋!!),之前我已经说过,报考工作均已顺利完成,提交的材料中关于EJU成绩的部分均选择了本年度实施的第一回EJU成绩,因此这回考试无论结果如何均无关性命。可是若形于声色的话毫无疑问会被众浪人怒爆后庭,于是我只好装作严肃地前往应考。


东京大学位于驹场的校区,内设营养学部。图为效果图,并非当天实际情况。

东京大学是名门,是个日本人他都想上东大,就跟是个中国人他都想上清华北大似的,但是东大确实很大,好几个校区,被选作会场的校区光看外表让人完全无法把这个极其平凡的校园和它那金光闪烁的招牌联系起来。但名门就是名门,校园干净得过分,具体到什么程度?说句不怕恶心的,人家的厕所干净得都能在里面吃饭(便所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吵杂的考生,各种闻风而动的补习班业务员,严重干扰考场秩序的补习班派来背题的社会人士。俨然高考的EJU,混乱过后现场一片狼籍,深秋的雨淅沥沥地下着,看着人群一点点消失在不远处的车站,如释重负。


安静的校园


混乱的终末

第二天,11月12日,寻思着去买副眼镜换个形象,就去了传说中的下北泽。去到后二话不说直奔眼镜店,挑好眼镜下了单,便去逛衣服和鞋子。谁知这边女装倒是丰富,男装却总是些看上去很硬派很肉食系的衣服,逛到最后理发店约的时间都没有逛到心仪的衣服和鞋子,只好放弃。头发好难剪一次,说好不要剪太短,发型师妹子还是很利落地给我剪短了。虽然说打上发蜡后一看还挺像那么回事,我也就没再追究,反正如果到时要去面试,这个发型也是最安全的。出来之后被臭名远扬的灵格风英语的业务员拦住做问卷调查,我本无心应付他,不过看他好像挺爱说的就当是日语口语练习跟他闲扯几句 ,扯得觉得差不多了就进正题,随便找个借口拒绝他然后进站走人。如果1年前遇到个这么亲切的人我肯定感激涕零地跟他扯上半天再走,问题是首先,这边的人没事对你那么亲切肯定有鬼,第二,灵格风臭名在外都知道不是好东西。所以拒绝才是上策。


下北泽商店街口

繁华的商店街


专卖毛绒制品的商店

回去的路上电车出事故了,说是有行人从路桥上掉下,损坏轨道设施,目前正在确保轨道上行走的行人。当时说了很多很非常识的话,乘客都觉得太可乐了,都在那偷笑。没办法小田急坐不成了就只能坐京王了。最后换总武线时冷不丁来个延迟,等了30多分钟都没来车,最后实在受不了这车的龟速了,到锦丝町后果断下车换总武快速线,原本1小时就能到家的,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家。

下北泽回来,不得不面对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周五就要出发去关西了,而准备还不是很充分,没有缓冲的时间。周五就要出发,周四却是万众期待的学校行事——一年二度的修学旅行,目的地是有着登上吉尼斯世界记录的尖叫机器“高飞车”过山车的大型游乐园富士急。比起游乐园,大学的面试不是首要吗?哭笑不得的是周四凌晨失眠的原因不是因为大考临头太紧张而是因为太期待过山车而兴奋过度(你是小学生吗?春游前夜失眠?)。

11月15日,天气晴好,秋高气爽,路上虽然因为交通事故导致了一点堵塞,还是顺利抵达了游乐园。过山车映入眼帘,背后就是高大的富士山,无动于衷的人反而显得不自在。不愧是世界级的游乐园,排队基本两小时以上,所以为了发挥学校配发的全场畅玩券的价值我只排了最刺激的两座过山车。一是“高飞车”,出发时在黑暗的引导轨上行进,漆黑一片中发现天旋地转,让人完全无法预料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刺激。结果自然是毫无预警被抛下电磁加速轨,秒速瞬间被提升到极致,一口气冲出黑暗,直飞九霄云外。刚要感叹一下天空是多么地湛蓝,眼前就是地面,失重的快感让人失声欢呼,在上升旋转和下降中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后被垂直牵引到离地面很高的高度,悬停在121度角的轨道上方,前面望去轨道仿佛消失了一般,心跳加速到120bpm 以上, 就在你以为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间从超过90度角的121度几乎不可能的钝角轨道上直直地冲向地面…… (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富士急 高飞车的体验视频)


先垂直拉升到高空,然后在完全看不见轨道的情况下飞跃而下。


乘车后还可以在这里合影,向亲友炫耀一番。

嘛,其实说到第二的“哎哟不错哦(意译) ”也是大同小异,拉升到很高的高度然后就在你神经稍微那么放松一点的时候突然座位就旋转过来直接对着地面俯冲下去,由于座位的结构跟前者很不一样,虽然安全是有得到可靠验证的,但是仿佛完全暴露在外的身体会给人一种十分真实的坠落感。论刺激度两座过山车都水平相当,只是坐“哎哟不错哦”的时候,建议大家一定不要在大冷天去,因为当时博主排队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坐上去的时候突然就刮起刺骨寒风,吊在几十米高空脚下只有薄薄一层袜子,冷得那叫一个狼狈。所以真的论感受的话后者的感受估计是冷感大于刺激感。


忍野八海,没有拍到好照片就不写了。

就这样,回来后还组织在安徽菜馆里喝了一顿,我第二天还要考试幸免于难,只是每逢这种大杂烩的聚会难免染得一身的烟味。索性就以应试准备为由提前开溜,虽然感觉挺对不起大伙的,不过大考临头论谁都会理解的吧。班主任送我出去,一再叮嘱我好好加油好好考发挥水平,我也只管满口答应着。回家后简单收拾收拾才发现还有一大堆事情没来得及干,比如印刷地图和理由书副本之类的,更要命的是原以为穿得像个高中生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面试了,岂知临行前一天被老师告知由于自己不是高中生所以高中生制服不适用。到头来还得自己再另外买一套西服来用。好在室友很爽快地借给我他的西服和公文包,还很适时地告诉我大量珍贵的情报,雪中送炭啊这是!虽然各种各样的事交错在一起未免有些手忙脚乱,睡觉时安排好日程和行事列表后自我暗示准备万全,居然也顺利地睡着了。

11月16日,出发的当天。提前1个多小时出发果然是正确的,当天因为横须贺线逗子站列车发生故障导致所有直通车被取消造成了大规模的车序混乱和延迟。勉强挤进犹如沙丁鱼罐头(不许你们黑沙丁鱼罐头!沙丁鱼罐头很好吃的好吗?! )般的列车,有惊无险地到了东京站。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列车里的气氛,因为乘客人数比平时通勤高峰期都要多,坐在座位上的人都无法悠然自得地看书读报,只能勉强腾出一只手发发短信。所有人的安全领域都被侵犯着,身体上的接触变得异常敏感。不时地听见有人抱怨“不要挤啊”还有被排挤的人不住地道歉。没有人敢说多余的话,车里闷得让人愈发难受。

好不容易到了东京站,平时一向冷静的列车长的声音也变得十分激动,我提着行李站在月台柱子边上,好像慢镜头似的看着人们来来往往。很不可思议的一幅画面——列车长在广播里致歉,列车员一边配发着延迟证明一边鞠躬说,对不起。人们纷纷快步走向阶梯,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没有人站在扶梯上,而是并排成两排在向上走。 我掏出电话看了看时间,离上车还来得及,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了一些,之后也是有惊无险地上了车,出发前往关西。路上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跟早上比起来可说是一路风平浪静,到休息区了就下车去响应一下大自然的召唤,爽完了上车继续打盹儿。非要说有什么值得提的话,就是车一路开到关西后,有个休息区,有一台很先进的自动贩卖机,会说很多种语言,居然连关西话都会说。当时觉得很是新鲜,就上去不投币调戏了一番(自动贩卖机如果有感情的话早就揍你了)。

会说关西话的自动贩卖机

早う飲みもん選んでや!

到了大阪后,趁着夜色未深赶紧把正事给办了,去了一个在东京也有分店的西服店,西服这东西属硬性消费,况且买之前功课也做得比较足, 我也就没多为难俊俏的店员小哥。小哥也是个爽快人,利落地给我量好尺码挑好西装,便教另一个店员妹子领我挑领带去了。妹子不愧是受了专业训练的,虽然那些无关痛痒的家常话套话我听得多,从这妹子甜美的笑容和俏皮的大阪腔里说出来还是那么舒服。办完正事后其他的都不急了,就开始慢慢考虑晚饭问题了。梅田车站里转了半天最后停在一家咖喱饭连锁店前——这家叫camp的店很有意思,它们的特色菜单叫一日份蔬菜咖喱。名字听起来就很健康,而且之前听班主任说吃咖喱有助睡眠,于是就这么决定了。(其实后来发现这家店的蔬菜咖喱全国都有名,人气很高,那天排队不够30分钟就吃上了算很幸运的了。)


这个名叫一日份蔬菜咖喱的菜单其实很美味

饭后便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艰难地移动到了阪急梅田站,站在月台上候车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净是前不久关西旅行的事。到了今晚投宿的网吧后,二话不说先把行李放下钻进去淋浴室洗了个澡。疲劳解消是谈不上,总算是可以喘口气。虽然已是深夜,还是临时借网吧的多功能复印机把材料给打了出来,又把面试用的问题全部复习了一遍才就寝。网吧的隔间条件不怎么好,首先隔音不好,周围几个隔间的人在干什么基本都猜得出来,背后一间隔间的人一夜都在打呼噜,而且频率还不规则,刚开始因为呼噜声实在烦人怎么也睡不着,后来也没怎么睡好就到点起床了。收拾东西结了帐风风火火地下楼去甜甜圈店见朋友。

说来也巧,上次关西旅行领我们游大阪和甲子园球场的就是今天和我一起去考试的朋友。说起因缘的话还得追溯到今年早春的热海温泉旅行。在她经历了起床找不到准考证这样的混乱后终于平安地见到人,匆忙吃完早餐后坐上了开往兵库的列车。昨天从西服店出来的时候小哥看我没带伞体贴地告诉我今晚有雨,我才想起来我的伞呢?然后出发当天上午上车前在邮政储蓄的自动提款机那里把伞挂在机器旁边取完钱就把伞忘在那里了。可怜那是把好伞,希望捡到它的人能好好用它。到学校的路我和朋友共用一把伞,总算及时赶到考场了。

紧接着商学部的教员便领我去考场,进到教室一看,这阵仗还是有点出乎意料。人多不说,个个西装革履,好在听劝穿了正装过来,不然准得羞死。接下来我就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问题——我把行李寄存在西宫北口车站的投币储物柜里了,里面装着我的笔试用具。好在开考前凭借着一张厚脸皮跟邻座的考生借来一支铅笔,拿到手里一看,真彩(我刚才怎么就跟他说日语了来着?)。

笔试除了英语略难没有做好其他都自我感觉良好,面试的时候顺序比较排后,看着教室里的人一个个减少,焦躁和紧张充斥着全身。结果面试的时候开头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答上来,感觉完蛋了。好在后半部分还算不错,最后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的精神胜利法来自我安慰,冒雨离开了校园。令人意外地,我比朋友先考完,就先坐公交回到车站了。等的这段时间比较无聊,外面又冷又落,干脆钻进了车站前的一家超市无目的地逛了起来。朋友到车站后打电话给我,从超市出来后发现我手上提着一袋粮食,还有一包韩国糊塌子(噗,你又来了) 的材料,问我怎么回事 。我拿着那包东西苦笑着说:“销售员大妈太热情,听说我是东京来的,硬要我尝一尝,尝完之后感觉挺过意不去就买下来了。 ”所有人哭笑不得摇头无语,我傻笑。

解散前陪朋友们在十三站站前的一家拌面店吃了晚饭,看了看表离上车还有时间,正好顺路去把立命馆大学的报名材料给提交了,于是又钻进了昨晚下榻的网吧,开工干活。最后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发现全身上下只剩一张野口叔和若干钢蹦儿。啧啧啧,大阪就是大阪,上次来也是把我全身上下榨得一个子儿都不剩,这次来似乎也有这个打算啊。前台结了帐,又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往中央邮政局跑。因为发挂号加急的钱不够,索性连着下个月的生活费一起从银联卡上支了出来。不巧的是储蓄业务早早下班了,钱支出来后没办法往我邮政储蓄的账户里存,只好暂时放钱包里,但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寄完了立命馆大学的报名材料,顺便买了几张贺年片换点儿零钱,顺带一说受理挂号加急的妹子字跟我的一样可爱,心里有点平衡了(你的字鬼才看得懂)出了邮政局往车站走,中途咖啡茶座的小哥端着试饮装的咖啡出来招徕客人,看见我的时候招手请我喝,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会意说,啊,行李真多,很重吧。最后在大阪站中央南口的很高端的流水壁画前休息了一下,约摸车快来了才往巴士站走。中途在自动贩卖机上买了瓶热的焙煎茶,很不巧又遇到坏掉的自动贩卖机,投了150块进去,不仅给了茶,连货款也一起退回来了。这不正常,打了个电话发现是留守番,就留言把事情说了一下,把钱投回去走了。(其实我投币前就注意到灯亮着,不可能是有人投完币没有点饮料,而是因为点完饮料后因为机器故障欠款一并退回来了,所以他们把饮料的钱塞回机器里去,就产生了刚才还没投币电子屏上却显示120日元被投入的状态。我很好奇明明只要拉一下退钱的手柄就能把里面的钱全部弄出来带走却一直没人这么做,所以我也把钱一起塞进去了。我走的时候那台自动贩卖机上显示的金额应该是250了。)


同样都是离开,这一次却是不一样的。

回来的路上估计是太累了,休息站到了之后也没下车,就这么一路睡回东京站八重洲中央口。这是我头一回在夜行巴士上睡着。顺便我要强烈谴责一下日本铁道旅客服务公司(JR)的夜行巴士——“谁他妈夜行巴士上高速不关灯的啊?!还他妈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所以回到家后冲完凉后就一睡睡到下午了。


与本文无关,复元完毕后的东京站。

说起来那天晚上去了一个同县的大哥那里吃饭,品川啊,阳台上可以望见东京塔啊有木有啊!高层公寓还有看门大爷的啊!大哥一开始都不怎么说话,我还以为是自己毛手毛脚失礼了惹人讨厌了。后来酒过三巡才知道大哥是上一代的人,当年从山里挣破头皮才得以到今天的日子,现在后生吃不了苦来日后净给家里给国家抹黑。我点头称是,随后聊了一夜的复兴家乡之类的大话,顺便问候了一下那些只管自己升官发财不管百姓死活的官员。大概是这么个事。


远处是东京塔

关西考试回来的一周,也没闲着,因为紧接着又是第一志愿明治大学的考试。关于这次考试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因为最初我本应该是放弃了明治大学的,那次校园开放日去参观明治大学,被指导老师告知英语托业报名晚了交不出成绩进不了商学部,只能进农学部或文学部。所以我最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先进去再说,第二年再挑战商学部的编入考试。只是到后来,随着理由书和面试对策的进行困难,我意识到了如果仅仅是以这种心态去应考的话是绝对考不进去的。所以我试着说服自己万一考不到商学部就直接在文学部学下去算了,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况学考古的人不一定毕业后真的就去考古了。东大毕业的都有开便利店的呢(真事)。

一层层的练习,终于迎来了明治大学的入学考试,为了给自己打气,出发前还特意去查了关西学院大学的结果——中了。就连那么没底的关西学院大学都录了,明治大学就更不用退缩了,豁出去,拼了!在车站前的超市买了当天的朝日新闻的早报,全家便利店里买了营养剂黑咖啡和薄荷糖,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电车上把新闻标题头全部过了一遍, 早两个小时到了考场,准备室还没有开放。走廊上有三三两两的考生在作准备,看到别人丝毫不比我镇定,我便安心地看起了报。

大约过了1个钟头,教导员来了。把考生集中完毕后,文学部考生的我们被安排到楼下的另一间教室,同样被安排到这间教室的还有参加面试的日本学生——跟我们不同的是他们都穿着各自学校的制服(终于明白为什么班主任跟我说你不是高中生,高中生的装束对你而言毫无用处)。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静,没有人说话,更糟糕的是我怯场了,手一直在颤抖,停不下来。拿着面试问题的材料和营养剂借口溜去了洗手间,服用了营养剂后心理上感觉好一点了,便用冷水洗了把脸,对仪表进行了最后检查,之后回到教室没过多久就被叫到了准考证号。练习过几次后轻车熟路地进去后,没想到面试官一点都不拘谨。结果跟上次一样,稍微有点沉默就被跳到下个问题去了。后面的问题基本上这哪里是问简直就是自问自答外加一点学习建议。于是我明白了,没准录取早就确定好了,今天只是来走个过场的。

从御茶之水回来后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于是就飘飘然地开始不务正业了。11月25日,想着去泡个温泉,治愈一下9月以来蓄积在体内的压力和疲劳,结果温泉大阻塞,到哪都是人,只好速战速决。回来当天晚上,把堆积成山的收银小票和家计簿拿出来,把账给算了。

11月28日,明治大学结果发表,我查了一下发现录了。并没有特别高兴,当时就是一种终于所有的努力都得到回报了,一种重担终于放下的释然。晚饭特地买了瓶果酒,准备好好庆祝一番的,结果刚从冰箱里翻出来的时候意识到第二天要上课,索性作罢。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出席床上催。

12月1日,久违地去了大哥家喝酒,明明是准备大喝特喝的,没想到一杯葡萄酒和一点果酒下去就撑不住睡倒在地。醒来后头疼欲裂,混身发冷。狼狈地早早告辞回家。结果第二天还是早班,好在星期天的银座闲的直打哈欠,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之后就没什么特别值得报告的事了。眼看又要年终总结了,头疼呐。

长文非常抱歉。基本都是流水账。

(原文发表于百度空间,已归档。)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