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之旅见闻录]北京篇 – Day 1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陈升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我记得有一年,貌似是因为歌词低俗被通报禁止在KTV里唱这首歌。但其实,真的在北京留下许多情的人,是根本不会给这种油腻中年人脸色的。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大概二……二十几来着?没去过北京。小时候关于北京更多的印象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全国版教科书,还有全国无论哪个地方都能收到的中央电视台第一套里描绘的世界。那时候对于北京的印象,大约空气是干燥的,有胡同和四合院,傍晚还有悠扬的鸽哨声,有非常宽的马路,车水马龙,人们都特别热情而一身正气。上了中学,那会大街小巷都在放《 北京欢迎你 》,有梦想就了不起。再后来上了高中,知道了北京夏天发生过某个不可说事件,知道了北京原来是一个这么讲政治的地方,现在看来也许都是偏见,不过那时候要说去北京,我是没什么兴趣的。

福娃 (ref. http://tupian.baike.com/a2_57_72_01300000033106119958725933137_jpg.html )

我为什么那么久都没去北京呢?父亲以前参加工作前,曾经给北京的出版社写过稿拿过奖,那会儿他去北京领奖要坐破客车去省城,火车还没提速,得晃悠个一天半载才能到。 哪怕是通了高铁的现在,也要坐个半天的车才能到, 作为一个蓝方银(南方人),我在的小镇要到北京, 路途遥远让去北京这个行动本身带上了些许不情愿成分在内。不像我的父辈,我对已经成产业的景点并不感兴趣。什么“不到长城非好汉”对我是不痛不痒。直到接触多了网友,知道北京还有相声,还有回民街,还有要想吃炒肝鼓楼一拐弯,还有后海酒吧街,更重要的是,还有朋友,这才使我想要去北京的想法变成现实。

从日本回国后有一段时间,我都在忙着收拾房间。花费了一个多月才把房间从杂物间收拾成一个像样的房间。忙到连旅行计划要说的话还真没认真去做过,只大致把路线和想去的地方列了个清单。以至于出发时,只把衣物洗漱杂物数码产品往拉杆箱一塞,就拉着箱子出发了。

从泰国旅行回来后,一直在忙着处理旧家具和安装新买的家具。NITORI真是好。

出发的时候雨下得特别大,从家里走到小区门口还是毛毛雨,还好叫的车不然就这么走去汽车客运站可就淋雨了。进站搭乘高铁时候还发生了一个不太愉快的事情,当然究其根本是因为我没有事先调查随身行李的限制规定。我的一盒充电电池被扣下保管在高铁站了。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到北京的车我是在一楼候车室等候的,除此外到上车就没什么特别值得记的事情了。

多带了一点电池,结果被扣了。电池大概会大喊安啦胡阿课吧

上次搭乘高铁北上还是2016年春节的事了,那会儿坐车到长沙,再从长沙搭廉航去上海,就记得小破飞机特别颠,差点没把我颠吐,回来的春秋航空全程喇叭就没歇息过,临降落了还带做操的。以后手头要是宽裕宁可坐高铁也不要坐廉航,遭罪。高铁只要没有哭闹熊孩子,外放开个唱各种没素质的新中国巨婴以外,还是巴适得很的。高铁上嘛,吃了个45块巨难吃的高铁快餐,看了《声之形》。

难吃到人神共愤的高铁快餐,听说有15块的,反正我是没见着。
《声之形》真是个有意思的作品,第一次看,就觉得,这个结尾的方式太理想主义了。虽然皆大欢喜大团圆我个人不讨厌……值得时不时拿出来品一品

路途遥远,所幸打发时间的东西一样不少,看完 《声之形》 时候平板电脑刚好没电了,遂拿出PSV打起了《战国无双编年史3》。察觉过来时候,高铁已经开过了秦岭淮河分界线,窗外望去只觉得草木少了些葱绿,景色里外扑面而来的干燥。

车窗外掠过的居民楼。像这样的居民楼几乎能在大陆所有城市化的地区看到。

下午6点,列车终于抵达北京西站。从车站出来,第一感觉是,冷!今天(2019/06/25)动笔写这篇游记时查了一下天气数据,发现4月下旬北京的天气就是个过山车上蹿下跳的,那天正好是最低谷的一天。冷得我当时就在月台上把那件防风冲锋衣给套上了才出的站。

列车进站。映入眼帘的是北京西站那个标志性城楼

出了站以后就是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应用找了下携程订的青旅位置然后坐地铁过去。北京地铁也跟广州地铁一样安检,只不过这里的安检也是走形式,我约摸着要不是机器报警估计他们对过往行人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青旅的位置。腾讯地图这个SSL证书还不被信任哈哈哈

北京的地铁,开通得早,很多地方都很有年代感。尤其直接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大!地下空间很大,虽然很多地方没有过多的装饰,有的地方直接就是露出了水泥表面,但天花板高啊,给人的感觉不那么压抑。不知道其他城市有没有这种待遇,但凡地铁出入口,都有兵哥哥站岗看守,倍儿有安全感。地铁外面,共享单车一字排开,交通接驳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什刹海地铁站夜景。远处被照亮的天空是钟楼鼓楼那边的照明。

下榻的青旅倒是不难找,钻胡同左拐右拐一会儿就找到了。只是胡同里的公厕密度着实让我这个外地人开了眼界。谁要在胡同里随地开小号那就是瞎了眼了。在胡同里放了行李,便开始寻思北京第一顿吃啥,想来想去,外地人投降选择了最没劲的选项——K记老北京鸡肉卷!哈哈!

老北京鸡肉卷,已然是K记菜单上的常青树。

吃过晚饭后,一看表,已经过了晚上9点,舟车劳顿一天的疲劳感顿时有点来了劲,于是返回青旅冲凉洗澡。

Day1篇结束前介绍一下青旅吧。这次因为要连住,所以选择了离城市中心区近但价格相对便宜的青旅。青旅嘛,想要条件好到哪里是不用想了。有热水洗澡,相对公厕卫生的厕所,还有洗衣烘干一体机,知足了。平均下来150元左右一晚。

青旅的外观,胡同里面清一色的青砖瓦。
(ref. https://hotels.ctrip.com/hotel/29939050.html )
洗浴间(男女共用),你能在这里看到刚出浴的小哥哥小姐姐
(ref. https://hotels.ctrip.com/hotel/29939050.html )

关于洗浴间男女共用这一点,还是觉得挺前卫的。还好男生都挺绅士没看到谁光着膀子大摇大摆走进走出,也没看到谁用吹风机吹头发以外的地方。除了部分花洒热水烫死猪以外,没什么特别不满的地方。要真说在这个青旅有什么不满的地方的话,蚊子吧。胡同卫生比较差,容易滋生蚊虫,那些天我已经不记得有几次是被蚊子闹醒的了。

就这样,我的北上之旅第一天,算是告一段落了。

P.S. 由于近期备考机动车学习,更新放缓。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2 Responses

  1. 我记得14年去北京的时候住在地坛公园附近的7天里,某天洗完澡在床上看电视,浴室玻璃直接爆了,受到惊吓,感觉人生惊喜不断

    • 人没事吧?是我我都吓尿了。我以前也特别爱住7天,主要别的地方旅店牌子多太杂水太深,不好选。想着7天连锁至少质量起伏不会太大。直到去年回日本上班前住广州的7天,听到隔壁传来为爱鼓掌的声音后。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