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东京记]第一章 挣扎之章

  在日本,大学生的求职活动通常跟毕业论文的时期重合在一起,若非出类拔萃的学生,平凡如我,自然免不了走一趟跟日本学生一样的流程。当年求职期埋下什么样的种子,就会收获什么样的果实。遗憾的是,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这种从容去思考。

按业界粗略统计的2016年一般日本大学生求职时预选/报名/面试/内定的企业的数量

大约在2015年的秋学期开学后,也就是大三的下半学年,大学开始陆陆续续办一些关于求职活动的说明会和登记手续。这个时候毕业论文还没有开始着手,研究小组里顶多是讲一些毕业论文的进行方法,还有关于自己想做的题目找导师咨询什么的。我个人而言,家里出了个大的变故,回来开学的时候整个开局一团乱。就算是这样,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找个跟电脑有关的行业挂靠着。说到电脑,第一个想的就是微软。毕竟微软平时接触得多比较熟悉,2013年Windows 8在日本做推广的时候自己赶上了潮流,一口气追到Insider Program里面,手机也换成了Windows Phone,还用上了还在测试的Windows 10 Mobile。

微软的死忠

很不巧大四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春假回国那会儿完全放松了,完全把求职的事项给抛在脑后了。毕业论文的资料往上海和台北两地一奔波算是找好了,但关键的微软招人的开放时期和参观说明给完全错过了。虽然之后也抱着能不能去本社参加一些公开活动混个脸熟交换个名片混个内推什么的,但是现实很快就让我的希望破灭了。

笔者(左二)同户仓女士(右一)三宅先生(右二)以及田口君合影留念

希望破灭后消沉了两天,当时去找了谷歌和IBM,但是两家的门槛都非常高,以自己的水平实在难以高攀。这种情况下想出来的PlanB就是——找一家跟微软有同样技术志向的IT公司挂靠,以后慢慢找出路。

求职的大学生都避免不了会用到的求职信息平台マイナビ和Recruit公司提供的リクナビ,乐天的みんなの就職活動日記

于是就点开マイナビ,搜索了几个标签,分别是——云计算,云服务,公有云,物联网。符合这几个标签的全部点了网上投递。然后就是走流程的访问和说明会还有面试了。当时时值5月到6月,正是梅雨季节,雨下个不停也就算了,气温也一直高居不下,感觉每天都奔跑在车站,家,要访问的公司的路上。回到家第一件事是解下领带脱下西装变成全裸然后大吼一句“素质真言”,然后打开冰箱抄起一罐汽水就在那吨吨吨吨嗝儿。那些日子里,别说毕业论文了,成天想的尽是“这操蛋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访问时,大多数企业要么没有提服装要么是让你穿平时的衣服过来,但大多数人都选择风险最低的选项——全套西装
日本人在求职活动上把形式主义发挥到极致的象征,有人说,所谓的“就活装”看起来跟丧礼上的装束没什么两样,缺乏一股“活力”。

梅雨一直在下,每天在起床,检查邮件,写邮件,做SPI(企业适应性测试,分能力测验和性格测验),去学校,去访问的几个大循环中来来回回。中间去过某大手金融的旗下IT公司,但被刷下来了,之后甚至自暴自弃去了一个传统得不能更传统的系统开发公司,被刷下来不说还被人事贬得一文不值。就在绣球花开得满了,就快谢了的时候,我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内定,不得不说,在看不到终点而又自我怀疑带来的压力到达临界时,这个内定对我来说犹如救命稻草。

长期的求职活动带来的压力主要来自,一是自己的劣等感,总觉得比不上其他的竞争者,二是随着时间的经过毕业论文始终无法投入去写带来的恐慌,第三是虽说自己不在乎用人单位怎么看自己,但被某些傻逼人事或者管理层直接当面贬损,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还是会有什么东西被削掉的。用他们日本人的话说叫“心の中でどっかがすり減る”,至于是哪里被“削”掉了,就因人而异了。我急于想结束求职活动的一大要因是出于逃避这种压力,不过,最优解其实早在3月就已经没有了,回头看看只觉得,至少不是一无所有,还行。

内定拿了之后我还去了几次公司的活动,感觉气氛还不错,大家看起来都挺专业干劲也挺足的,于是就彻底把求职活动画上句号回头专心应付毕业论文去了。之后的事就是虽然写毕业论文的过程险象环生,不知是导师大发慈悲还是学校要就业率故意放水,全文一万七千字的垃圾毕业论文居然通过了。

毕业典礼

后面的事情就是,大四学期结束后,我回国过年,过完年回来考车牌,考完车牌还趁毕业典礼前跟同窗好友去了毕业旅行。 毕业典礼前后那几天,父亲来出席毕业典礼顺便让我带着四处逛逛。 回想起来,除了考车牌的事情有些恼人以外,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安宁。送父亲上了飞机后,驾校的科目二挂了三次差点没过后以吊车尾的成绩通过。

这之后入社仪式前的几天,人事说我的工位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过来,我也趁还没有开工顺便熟悉社内环境去了公司。这几天在工位上摆了一些文具,把白板状态的电脑装上各种应用,将其彻底武装成一个Web开发环境,还有一些打印扫描一体机的驱动安装,社内设备的使用方法等等。期间还迎来了社长的生日,我和总务部一个漂亮姐姐一起去cozy-corner买的蛋糕。哦,那个漂亮姐姐因为社内的恶心人事被气走了。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工位的样子,所有工位标配都是双显示器,公司推行BYOD(自带设备办公),图为笔者的工位,其中Surface和Surface键盘是自己带来的。

时间来到4月,入社仪式后,跟同年入社的4人做了同期,一开始并没有实质性的业务指派,所以基本上4月是在某大手金融机构提供的培训中心上课,学习一些商务礼仪和一些通用的商务常识。下课后回到公司写报告交完后到了下班时间就可以回家,当然人事那时候很希望我们打卡后留下来在公司里看书学习,但我们哪管得了那么多到点就打卡回家。从1年十个月的出勤表来看那个月是唯一加班时间没有超过36小时的。也是能趁着太阳下山前回家的最后一个月。

4月就这样,在培训中心上课,回公司交报告,晚上和双休日就在做公司前辈布置的“作业”,要么是读一两本有关Web基础知识或者PHP编程的技术书然后写读书报告,要么是根据前辈出的题目用程序实现出来然后用git命令pull到指定的git库里。大概也是在这时候,各位在看的这个网站TERNS.tokyo的雏形诞生了。最初这个网站是架设在微软的公有云服务Azure上面的,后来Azure的一个月试用期到期以后我没有续费(太贵了),去买了台GMO互联网旗下的ConoHa的VPS,把站点迁移了过去。

培训中心附近的樱花正已经渐渐变成绿叶,风一吹剩下的花瓣便像雪花般纷纷起舞。

然后就到了五一黄金周,按照人事的意思,人事放假前明里暗里给我们几个新来的使眼色说你们的前辈废寝忘食恨不得住在公司里,就为了能在优越的条件里多学习,你们不努力学习将来会被公司冷落就可惜了云云。然而我们坚持了自己的方针,只去了一天所谓的“合宿”聊表配合。那几天公司里人倒是没几个,除了值勤的运维和营业部的几个领导,本以为会来的人事倒是也没出现。哼,说好的废寝忘食呢。

刚入职的时候布置的PHP作业,都是些简单的循环处理。
PHP开发的基本是在服务器上直接编辑直接调试,所以不得不放弃流行的IDE直接用起VI在漆黑的终端画面上写代码。

然后黄金周里我们几个新人得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我们,不管是不是想做技术职位的,黄金周后统统要被安插到营业部实习。公司的意思是营业力和技术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对于听说可以做技术才应聘的人包括我在内这实在不是个好消息。就在战战兢兢之下迎来了营业部实习的5月。

中坚企业的OJT之我见

进入5月后就是所谓的OJT,这个时候就不像入社第一个月那么温柔了。首先来个当头一棒——所有新人都发了一本名单,上面列着的全是老主顾。上头的指示简单明了,打电话!作为日式商业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让新人习惯接电话和打电话,顺便在这个过程中养成良好的敬语语感是很有必要的。行,那就打呗。

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说日语首先是一个挑战,在各种各样的场面下说好日语更是一个挑战。我入职前自认是口语还行自己不出什么差错对方是认不出我是中国人的那种,但一轮电话下来我已经几近缴械投降了——太难了。难就难在,我天生容易紧张,拿起电话时手抖得不行心跳加速,一说错话时脑袋就一篇空白。对于我们这种脑内平时对话只有些家常的无关痛痒的辞藻的人来说要在商业场合中张口就来还是有点难度的。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找前辈问问怎么打,比如模仿前辈的口气。前辈还给了我一本几乎万能的金句本,里面列举了电话中各个环节各种设想下的理想回答。我觉得到这里我应该没问题了,但实际操作起来果然还是太小看打电话这东西了。就是这样,从坐在工位上开始就进入应激状态无法冷静下来,我好几次躲进单位厕所单间里,胡思乱想,点开微信,然后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能倾诉的对象后沮丧地推开门洗把脸战战兢兢回到工位接着打电话。

OJT培训的电话训练大概用这样一张从CRM导出的表 上面要求给老主顾打电话并记录结果

那段日子里,每天早上醒来都是郁郁不欢的,虽然往后的日子里好像就没几天早上醒来是特别神清气爽的,现在想来那只是个开始。虽然很讨厌打电话,但渐渐从5月下旬开始,最初的那种紧张感已经稍微有些缓和了,也渐渐从不能完成每天被布置的10个客户到能完成15个客户,还有余力去调查下一个客户的背景资料。虽然有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可以在打电话前对客户的状态有个大致的了解,但我们是互联网公司,客户的互联网门户是每日更新的,这就要求我们在每一次攻势之前有个准备。我渐渐能够应付一些电话里的套路时,也渐渐获得了一些老主顾的信任,结合5月初公司对新人实施的客户访问训练,营业部开始带新人去访问老主顾。

公司地处东京的心脏大手町,交通特别方便,特别方便营业去跑生意,还好交通费是公司出的不然的话光交通费就够呛的。

营业部的教育经常被社内其他人揶揄是“斯巴达式”教育,因为非常粗暴,从来不会因为是新人就慢条斯理一步一步来。营业部部长是个急性子,但也因为他的急性子,他果断而反应迅速,一次又一次给公司揽下大单子。他对我们也是非常上心,恨不得隔天就一脚踹我们屁股上让我们出师去接几个大单子回来。那些他带我去访问老主顾的日子里,我常常要加快脚步才能跟上他的速度。跟客户对面时,我面临的一些小问题比如名片摆放位置比如座位顺序,都被轻微地注意过。然而最让我沮丧的是,每次向客户介绍公司的主打业务和案例部长都不让我讲完就接过话茬三下五除二说完就直奔主题去谈生意了。

营业部是一个典型的“体育会系”的组织,对新来的虽多有照顾但不失严厉,同时也完美继承了“体育会系”的缺点——凡事讲究“精神至上”

5月结束后,大概访问了8家公司左右,月初交给新人的客户名单也基本打过一遍电话了。原以为营业部的OJT应该到此为止了,没想到这次又从CRM扒拉了一份名单下来,新人每人一份。除此之外还开了关于怎么打好推销电话的研讨会。我当时其实在内心里已经翻白眼了,但是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虽然同事们都说我打电话时发音清楚声音热情有力,听着工作都有劲了什么的,但我真的不想打电话啊——我当初可是为了干一番《硅谷》里面那种推动世界的技术前进的事业才进来你们公司的啊。

《硅谷》是HBO旗下的一个电视剧系列,目前已经完结,一共5季。讲述的是以理查德为首的一群年轻人从最初的一个压缩APP发展到上市科技大牛的IT创业故事。

非要说那段OJT里面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就是,可能别人家的草坪看起来比较绿(外国的月亮圆),去友商访问时经常会眼红友商的工作环境很好,很人性化。也因为自己公司是比较先端的出类拔萃的,有机会和技术大牛合作,比如IBM公司的Watson深度学习系统。虽然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是个很牛逼的东西,经过海量数据学习后可以准确快速帮医生做判断给建议,但无奈自己基础太差了很快就在对方的神采飞扬之解说下陷入昏昏欲睡状态。虽然不懂,能第一线接触牛逼的东西总是令人雀跃不已。

OJT进入尾声的6月,我因为实在受不了这种天天上班打电话打到过了定点还不能走还要写邮件给客户发广告邮件,跑去找人事商量了。人事拍了拍我肩膀,于是我终于于大概6月中旬的时候转入技术职。但相对的,技术上不懂的事情接踵而来,又是另一个地狱的开始……

日式企业文化的水土不服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