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

Last modified date

Comments: 0

开始在增城工作了。现在在一家日系制造企业担任社内IT。

回想从东京撤退后的4月到9月这段日子,大概就是4月去了泰国普吉岛旅行,横跨4月5月的北上之旅,5月到6月基本都在玩,7月8月才开始正式学车,9月拿了牌后才开始求职,如今总算找到工作。甚至还在求职后入职前的空档去了一次惠东双月湾。

在家的日子应该说除了家人依然拒绝放手试图对自己的生活进行干涉为此冲突不断以外,意外地还是很舒适的。这样的代价就是我从日本积累下来的工资全数用完,体重也从74kg涨到了79kg,整整5kg。虽然最近为了减轻罪恶感开始跑步和做波比跳,但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效率并没有带来很大效果。

北上之旅,见到了北京的小伙伴,也见到了山东的小伙伴,还见到了上海的小伙伴,非常满足。6月还陪台湾友人一起逛了逛民国史迹,那时候香港的暴乱还没有烧起来。7月8月基本上就一直泡在驾校,驾校收人收得多,然而进度却慢得要死,一个倒车入库居然学了一周,这要在日本,3个小时就学完了。不过我也是太久没有开车,也没什么资格说人家倒是了。最后,科目3一次过,这还是走的车最多路况最复杂的那条路线,这事够我吹一阵子的了。9月双月湾,和广州的友人们又是吃海鲜又是吃烧烤又是玩水拍照,很是惬意。

而现在,我刚到增城,宿舍在一个工业区里,周边有着大名鼎鼎的福耀玻璃和日立汽车系统,珠江钢琴。

说实话我刚来的时候宿舍里就一张破床一张破桌一个破衣柜一个玻璃床头柜两把椅子,只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宿舍条件就是这样了,简陋,但还过得去。这周才买的洗衣机,因为水龙头对不上号结果还是要请人上门安装,肉疼得不行。但网也起来了,总的来说条件正在改善。

宿舍朝东开窗,每天早上基本上自然醒,休日除非戴眼罩不然睡不了懒觉。

说完了住的,说说工作吧。入职2天,就是新人教育。教完了公司沿革公司方针近期战略目标,就各自投入岗位了。不说别的,就说说这两周干的活吧:装电脑,做会议记录,做翻译,写操作说明,给故障设备报修,教同僚用Office。可以说上到服务器下到水晶头,几乎都有份。还是很充实的。

人际关系方面,大家都很好相处,这两周看下来还没有遇到特别棘手的情况。8年日本的经历并没有让我变得“叠化(日本人化)”,我在对人方面好像又比在日本的时候更加自信而轻松了。目前还在一个拼命记住别人名字并把名字和脸谱关联起来的阶段。

现阶段的想法的话,收入太低,这个短期内不知道有没有改善。我希望2年内涨幅能够上到1k,不然的话这份工作就实在跟不上我长远来看的计划了。其次的话,想搬家,毕竟现在这个住的地方实在太简陋,也没有舒适性可言。最后的最后,希望能在1年内脱团吧,但愿。

9月没粮出,跟家里借了些生活费,到下个月为止都只能吃泡面了。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