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会笑,还会呼吸,还会痛。

梦见大前辈了。去年5月一切都是绿油油嫩乎乎,太阳懒洋洋挂在正午的对面写字楼的镜幕上。我改完需求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傻逼甲方,但紧张得只顾着在vim上面写接下来要说的话了从承蒙照顾到夜露死苦写了个遍,前辈在我旁边开导我,他说

x酱(我的小名),你就当是你要打电话给你小学玩到大的玩伴,你买了比萨薯片和柳橙汁,要去他家打“死妈不辣”然后…(打断

我当下就拿起电话,第一声爆出一句“チョリーッス!(不良用语)”
笑喷了,然后我也醒了。

傻逼前辈,留下一堆帅气的语录和一堆破不了的记录,让人怎么比得上嘛,好恨啊!你他奶奶的在新公司要飞黄腾达啊!

听着以前高一时常听的歌,沉浸在大家都青春懵懂又花痴的年少。跟喜欢的人对个眼能高兴半天,共个瓶子喝口饮料傻乐半天,逃课出去把学妹能吹一周的时光。唯有这样才能欺骗自己不是在跟傻逼客户磨嘴炮写完一堆辣鸡般的甲方本位的程序push完连卡都懒得打气冲冲直奔被窝的回家路上。

没有的不存在的,当年没赶上的以后都不会有了。被耽误的青春只会在年华中失去光泽磨去纹路,这才是它被文人骚士时常垂涎三尺而不得总惦记总拿来创作的原因。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