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总是诱人,未来依旧残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自己内心关于“自己”这个概念变得很模糊。这种模糊可能是周围环境变化引起的,也有可能是自己刻意去弄混的。
随着年龄增长,一种自我从躯壳中脱离出来,本体一直朝着当下的生存现实的课题义无反顾,唯有自我依然活在打了高光加亮柔光滤镜叠了好几层的回忆的旧照片里不愿同步。
大概是休息和工作间后者比重太大给累的吧,感觉有点跟不上现实的节奏了。脑子有点拒绝实时同步了。
憧憬的东西依然在憧憬,喜欢的东西还是喜欢,只是都已经慢慢地脱离了近地轨道,飘向未知的过去,信号也断断续续就快失去联系了。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跟过去的自己说再见了呢?大概不是的。
当对做某件事提不起劲时,偶尔也会有将身体的根权限全部拱手让出,精神则在不知道哪里的虚空里流浪,只是危机来临时还是会回到状态。
梦醒前经常会梦见的无非是高中还有大学的各种回忆中的人和事。醒来发现是梦时有种低落的情绪。
有时候现实中被工作压到喘不过气来累得头昏眼花时,会有一种怀疑——过去的日子过的那么无忧无虑,难道是假的?
身在东京心脏皇居边上的写字楼里透过落地窗看不到东北部的边缘,屏幕上是终端上输出的不断滚动的信息,脑海里却是某个夏日的午后从山腰上俯瞰成片的梯田还有被西斜的阳光染成金色的远山还有天上渐渐膨胀的积乱云。

这文章也是,写着写着就发现完全没有语序和逻辑可言。简直无法写出结论。
好吧,结论如题。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