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记忆断片很严重。已经记不起众多重复而理所当然的日常细节了。因为不开心从一个持续时间按天算的DEBUFF发展成一个永久的状态,脑内的神经活动已经低到无法对开心的事情作出开心的反馈了。

声音,我听见很多声音。悲伤的,愤怒的,惊喜的,绝望的,各种各样……但我无法作出任何回应。我听见,然后继续埋头赶路,仅停留于此。

空荡荡的内心,试图找些东西来填补,但怎么也填不满。害怕改变现状,害怕最后的相对安宁也无法守护,最后滑落到另一个乱流被牵着走。晚上迟迟不想入睡,总是在完全睡着的1小时前处于一种谜之意识残留。那时候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个声音,一个我自己的声音——你还活着吗?嗯,还活着,还有心跳,还有呼吸,还有意识,还有这个名叫我自己的记忆。但也仅仅是这样了。

还会变更好吗?不敢奢望。还会变更糟吗?不敢去想。

小小一块液晶屏,天天滚动着一些视觉的信号,世界在变得越来越混沌,旧的价值观正在被挑战,被人们视为常识的东西也受到撼动,人类正在走进一个前人未踏的蛮荒之境。没有什么虚构的作品比现实更魔幻,超级英雄永远只停留在银幕上,弱者能得到救赎吗?也许,但,跌落到底层的后果绝非现在的自己敢去想的噩梦。

蝉叫得有点烦人,但也仅限于8月了,最近每天早上开门都会在公寓走道上看到几只蝉腹部朝天在那,也不知道真死还是假死。

我在想,我也许是那只假死在地上的蝉,假如苦闷的生活试图逼近我,我也许会翻身挣扎一下试图吓退它,又也许不会。谁知道呢。

知了,知了……

 

信雅

Master of TERNS. Focus on WordPress/PHP/Cloud Computing/Space Science Pronunciation of my name: Xin4Ya3(Chinese), Hsin4Ya3(Another Chinese), しんや(Japanese), Shinya(English).

Share

发表评论

Post comment

CAPTCHAis initia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