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出发令和回,北上之旅见闻录。

我记得,很早以前我就这么打算着,等我毕业后,一定要好好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顺便会一会我那远方的朋友。可是,种种原因使我不能抽身,这次能够成行居然是托失业之福。没有了工作的我一身轻松,带着小金库里仅剩的盘缠,便在大雨滂沱中出发了。 很抱歉让想看我怎么从社畜降维变成米虫的朋友们久等…[READ MORE]

逃离东京记:从挣扎到决断

  从17年春入职以来就一直在重复做着同样的梦,不是在电车上,就是在去车站的路上。2年后的今天回到那个小县城的家里翻着以前的照片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这些照片里的场景自己从未经历一样。是的,那时候的忙碌,连从哪里分段都无从得知一般,意识过来时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2019年…[READ MORE]

还会笑,还会呼吸,还会痛。

梦见大前辈了。去年5月一切都是绿油油嫩乎乎,太阳懒洋洋挂在正午的对面写字楼的镜幕上。我改完需求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傻逼甲方,但紧张得只顾着在vim上面写接下来要说的话了从承蒙照顾到夜露死苦写了个遍,前辈在我旁边开导我,他说 x酱(我的小名),你就当是你要打电话给你小学玩到大的玩…[READ MORE]

也不知道更啥了。天冷多加衣。

那之后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首先,大前辈走了。但是周四仅仅一天回来取键盘的空档又回来了。你前辈还是你前辈,动动手指头就把困扰了我一周的jQuery库冲突解决了。 很想为前辈做点什么,但现在的我除了请前辈喝一杯以外啥也做不到。大前辈留下的代码依然像天书一样解读不能,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AD MORE]